当前位置: 广东高考网 > 常用文书 > 作文 > 时间:2016-03-29 21:10

承诺


------分隔线----------------------------
承诺作文500字

承诺很美,很容易让人陶醉。因为它是甜言蜜语的艺术品。美的让人沾沾自喜,觉得拥有了全世界,却不懂得如何自拔。 去年的冬天,我送给它一个冰雪似的承诺,我原本以为那就是所谓的永恒。出乎意料的是,今年的冬天,我的承诺就化成雪水,从我的身边流过,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看到雪水凝结成冰雪。 违背承诺的人,是可恶的。在这之后,我曾经想过,为什么当时要许下这个承诺?不能遵守承诺,只会给别人和自己带来伤心,只会给人带来眼泪。守住一句承诺,也许要用一辈子的时间,而有些人花了一辈子却守不住一句承诺。因 为守住承诺就像守住孤室里的一盏枯灯,灯芯虽然还在燃烧,而油却快枯了。室外总是有狂风呼啸而过。看着自己拼命的去守护那盏枯灯所燃烧的火,那点渺茫的希望,自己清清楚楚知道--它将会熄灭。 有人觉得承诺是风,给浮躁的心带来凉爽的气息;有人觉得承诺是雨,给大地上的万物以滋润;也有人觉得承诺更像是雪莲,只可能怒放在山顶,让世人仰视它的容颜;承诺是玫瑰,想要摘取,必须要付出代价;承诺也是双刃剑,当你拔出它的时候,你就明白了一切。但是,我说承诺象流星呢?大家会觉得怎么样? 流星与承诺,在我心里:流星,有它自己的天空。流星,曾经光彩过,曾经辉煌过。流星,可以给人有美好的回忆…… 但是流星总是一闪而过,然后消失。我不知道我和我朋友之间的友情是否会像流星一样坠落。我希望得到一个答案,得到一个永恒的答案,一个我最希望得到的答案。但是谁能预测将来?有谁能保证一定遵守今日许下的承诺呢?我曾经试过违背承诺,我尝试过违背承诺的痛苦。希望大家不要轻易许下承诺,因为流星始终会坠落。 快乐往往就是瞬间 而悲伤的日子仍是那么长远 缺乏意志的飘零 目标总是在远方 吹向这里的秋风却使我温暖 没有理想的世界不再开心 没有竞争的广场光辉不在 幸福与快乐往往就是自己创造 悲哀的灵魂只为你祈祷 一个小小的地方 往往就是生与死的边缘 一个微小的细节 常常就是天与地的界面 等待候鸟的出现 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 但我还是默默地等着 唯一让我值得开心的 也许就是那个禁不起风吹雨打的诺言 一声承诺终生追求


承诺不会变

床头的娃娃天真的笑

失去了你的我

只能傻傻抱着它

痴痴地念 回来,不要离开我

还想让你像过去那样抱我

现实说这不可能

为什么

我看着怀里的娃娃

它说 至少你还拥有我

笑过

思绪徘徊在曾经

忘不了你的微笑

淡淡的 甜甜的

虎牙可爱的露出嘴角

怀念

你走的那天我没哭

不想对着你流泪

满脸笑容 慢心伤痛

你头也不回地向前走

我一步一步地在后追

遍体鳞伤 不顾一切

可是

你还是走了

留给我一片孤独的天空

和一个寂寞的娃娃

彻底失望…

深夜

一个受伤的女孩

抱着娃娃睡了

她说

他会在梦中

实现他对她的承诺


为了承诺

pc蛋蛋在烈日下等待考生的家长中,没有我的父母。和去年的此时一样,我是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来赶考的。

花季过了,雨季也过了,如今我是个大人了。在走过的19个春秋中我一直很自豪。因为我一直在承诺,一直在信守着承诺,一直深记着父亲的话:“做人以诚信为本!”

15岁,我向父母承诺,一定努力考上重点高中,结果我没有食言,我兑现了我给父母的第一个承诺,为此我们全家足足高兴了一个暑假。给家庭带来快乐是我最大的满足。

但是我的努力最终没有挽回父母破裂的婚姻。他们曾经对我承诺要永远好好照顾我啊!最终我实在不忍心父母为了我而维持这段不健康的感情,在我的努力下,他们终于决定面对新的生活了。在分别前的一晚,我许下了对父母的饱含深情的第二个承诺:要考上清华大学。从此,我也开始了我独立的新生活。

然而,在去年的高考中,我没有实现理想,父母知道我很要强,与我长谈了一次后,他们尊重了我的选择--复读。

我拿出了多年积攒的压岁钱再加上奶奶临终前给我的一笔钱,交了复读费。现在父母的生活也并不富裕,我不忍再让他们有过多的负担,就坚决没要他们的钱。因为我知道,虽然我们分离了,但他们都是爱我的。

pc蛋蛋今年,我依然过着并不轻松的生活,依然为我的承诺努力拼搏着,我坚信我会成功!


伴随风铃的承诺成长(上)

伴随风铃的承诺成长(上)

时光的沙漏伴随着青春的脚步匆匆流逝……

pc蛋蛋我们这个年龄,属于无羁无绊的草原,属于自己的蓝色天空;因此,肆无忌惮的我们奔驰在年轻的战场,笑过,哭过,闹过……最后,拉起手,忘却所有的情绪和烦扰,高声放歌。

或许,在爸爸妈妈眼里,我们只是一群迷茫而叛逆的孩子,一群被宠坏的孩子。我不否认。但是,风铃下的秘密,四叶草的独白,夏日的冰点柠檬……难道不是我们挥霍的资本吗?渴望长大,渴望成熟,渴望被人尊重理解,更渴望舞动生命的彩绸在夏小米的蓝色天空下!

波西米亚的原味咖啡过于浪漫,劲歌热舞的冰爽可乐过于激情,只有棒棒糖酸涩的甜最受我们的青睐,因为它正如我们萌芽的心灵,蒲公英飞翔的羽翼尚未丰满般可爱,不是吗?

风铃的故事仿佛近在咫尺,如同刚落下帷幕的影片;却又遥远得望不到彼岸的你和我。抛下漂流瓶,许一个愿,告诉风铃:摇啊摇,摇醒那沉睡的灵魂,拯救它们空虚的躯壳吧!

昨日的欢声笑语都成为永恒的美丽。每一个日出,都是那么动人心弦,只是我们没有用心洞察而已。等到余晖落向指尖,才发出无限的感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认真过好分分秒秒,

时时刻刻带上微笑;

用我手写我心,

我们的童年如此美妙!

月阙拉长的回忆

月色朦胧,恍若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羞涩地躲在那层薄纱中,缭绕着几丝睡意。

忽而,一阵凉意袭来,桌上的纸发出簌簌声,床边的风铃余音不绝。在微风轻柔的抚摸下,这小生命柔媚地扭动着感性的身躯,演奏叮当的清脆乐章,叩击着我的心弦。

不觉笑了。

“丁零零……”

我放下手中正高速旋转的笔,随手拎起话筒,“喂!”

“小米,在干什么呢?”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疲惫地趴在桌子上。“呵呵,没干什么。你呢?”

“我也是,只是有点想你,想听听你的声音。

我扑哧笑出了声。

“陆风,你不知道我为了这句话打了多少寒战吗?”

他发出了一声尖叫,“小姐,请问是我的声音太有吸引力了吗?”

晕死!

pc蛋蛋许久,风打破寂静。“嘿,很就不见了,明天一起出去玩吧。”

无语。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仍无语。

“说句话啊……”

“嘟……嘟……”我哭了。泪水顺着我的脸颊不住地滑落,用唇抿了抿,是甜的。

时间若倒退,想看见谁,想找回什么感觉?听着南拳的歌,莫名的泪止住了。

看那水平的线

绿色的边 平静的水面

有好多事浮现

吹皱我的从前 吹皱好多脸

记忆

在播放留言

播放那年

你说的再见……

可能我太脆弱,经不起你任何的承诺;可能我太脆弱,经不起风铃的摆弄。谁能告诉我,是我改变了,还是时间在变?

重新拎起话筒。

“喂,明天一起回学校看看吧。”

他犹豫片刻,“你……好啊,那我骑车载你。”

我点点头,他似乎看到了。

月阙了。星星,你是在笑吗?还是,你看着傻傻的我们,不知所措?

拉长回忆。

晚餐风波

那年,我只有十岁。

而阿杰,也只有十一岁。

黄昏,酒店,饭桌。

我大意地把一杯红酒撒在阿杰身上。顿时,他雪白的衬衫上,像血一样的液体顺着他的手臂流下来。

我当时吓坏了,手忙脚乱地攥着小手帕给他擦;而阿杰只是微笑地看着我,

用接近完美的静音说着“不要紧”。现在想想,都会忍俊不禁。

后来他的衣服有怎样的命运,我是无从得知了,只记得爸妈拼命地向伯父和伯母道歉,而他们都并没有责怪我,反而这场晚餐风波,造就了我和阿杰这对“黄金搭档”。

第二天,是一个晴天。

阿杰正式成为我的同桌,这也意味着他将开始受到我的“蹂

伴随风铃的承诺成长(上)

时光的沙漏伴随着青春的脚步匆匆流逝……

我们这个年龄,属于无羁无绊的草原,属于自己的蓝色天空;因此,肆无忌惮的我们奔驰在年轻的战场,笑过,哭过,闹过……最后,拉起手,忘却所有的情绪和烦扰,高声放歌。

或许,在爸爸妈妈眼里,我们只是一群迷茫而叛逆的孩子,一群被宠坏的孩子。我不否认。但是,风铃下的秘密,四叶草的独白,夏日的冰点柠檬……难道不是我们挥霍的资本吗?渴望长大,渴望成熟,渴望被人尊重理解,更渴望舞动生命的彩绸在夏小米的蓝色天空下!

波西米亚的原味咖啡过于浪漫,劲歌热舞的冰爽可乐过于激情,只有棒棒糖酸涩的甜最受我们的青睐,因为它正如我们萌芽的心灵,蒲公英飞翔的羽翼尚未丰满般可爱,不是吗?

风铃的故事仿佛近在咫尺,如同刚落下帷幕的影片;却又遥远得望不到彼岸的你和我。抛下漂流瓶,许一个愿,告诉风铃:摇啊摇,摇醒那沉睡的灵魂,拯救它们空虚的躯壳吧!

昨日的欢声笑语都成为永恒的美丽。每一个日出,都是那么动人心弦,只是我们没有用心洞察而已。等到余晖落向指尖,才发出无限的感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认真过好分分秒秒,

时时刻刻带上微笑;

用我手写我心,

我们的童年如此美妙!

月阙拉长的回忆

月色朦胧,恍若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羞涩地躲在那层薄纱中,缭绕着几丝睡意。

忽而,一阵凉意袭来,桌上的纸发出簌簌声,床边的风铃余音不绝。在微风轻柔的抚摸下,这小生命柔媚地扭动着感性的身躯,演奏叮当的清脆乐章,叩击着我的心弦。

不觉笑了。

“丁零零……”

我放下手中正高速旋转的笔,随手拎起话筒,“喂!”

“小米,在干什么呢?”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疲惫地趴在桌子上。“呵呵,没干什么。你呢?”

“我也是,只是有点想你,想听听你的声音。

我扑哧笑出了声。

“陆风,你不知道我为了这句话打了多少寒战吗?”

他发出了一声尖叫,“小姐,请问是我的声音太有吸引力了吗?”

晕死!

许久,风打破寂静。“嘿,很就不见了,明天一起出去玩吧。”

无语。

pc蛋蛋“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仍无语。

“说句话啊……”

“嘟……嘟……”我哭了。泪水顺着我的脸颊不住地滑落,用唇抿了抿,是甜的。

时间若倒退,想看见谁,想找回什么感觉?听着南拳的歌,莫名的泪止住了。

看那水平的线

绿色的边 平静的水面

有好多事浮现

吹皱我的从前 吹皱好多脸

记忆

在播放留言

播放那年

你说的再见……

可能我太脆弱,经不起你任何的承诺;可能我太脆弱,经不起风铃的摆弄。谁能告诉我,是我改变了,还是时间在变?

重新拎起话筒。

“喂,明天一起回学校看看吧。”

他犹豫片刻,“你……好啊,那我骑车载你。”

我点点头,他似乎看到了。

月阙了。星星,你是在笑吗?还是,你看着傻傻的我们,不知所措?

拉长回忆。

晚餐风波

那年,我只有十岁。

而阿杰,也只有十一岁。

黄昏,酒店,饭桌。

我大意地把一杯红酒撒在阿杰身上。顿时,他雪白的衬衫上,像血一样的液体顺着他的手臂流下来。

我当时吓坏了,手忙脚乱地攥着小手帕给他擦;而阿杰只是微笑地看着我,

用接近完美的静音说着“不要紧”。现在想想,都会忍俊不禁。

后来他的衣服有怎样的命运,我是无从得知了,只记得爸妈拼命地向伯父和伯母道歉,而他们都并没有责怪我,反而这场晚餐风波,造就了我和阿杰这对“黄金搭档”。

第二天,是一个晴天。

阿杰正式成为我的同桌,这也意味着他将开始受到我的“蹂

伴随风铃的承诺成长(上)

时光的沙漏伴随着青春的脚步匆匆流逝……

我们这个年龄,属于无羁无绊的草原,属于自己的蓝色天空;因此,肆无忌惮的我们奔驰在年轻的战场,笑过,哭过,闹过……最后,拉起手,忘却所有的情绪和烦扰,高声放歌。

或许,在爸爸妈妈眼里,我们只是一群迷茫而叛逆的孩子,一群被宠坏的孩子。我不否认。但是,风铃下的秘密,四叶草的独白,夏日的冰点柠檬……难道不是我们挥霍的资本吗?渴望长大,渴望成熟,渴望被人尊重理解,更渴望舞动生命的彩绸在夏小米的蓝色天空下!

波西米亚的原味咖啡过于浪漫,劲歌热舞的冰爽可乐过于激情,只有棒棒糖酸涩的甜最受我们的青睐,因为它正如我们萌芽的心灵,蒲公英飞翔的羽翼尚未丰满般可爱,不是吗?

pc蛋蛋风铃的故事仿佛近在咫尺,如同刚落下帷幕的影片;却又遥远得望不到彼岸的你和我。抛下漂流瓶,许一个愿,告诉风铃:摇啊摇,摇醒那沉睡的灵魂,拯救它们空虚的躯壳吧!

昨日的欢声笑语都成为永恒的美丽。每一个日出,都是那么动人心弦,只是我们没有用心洞察而已。等到余晖落向指尖,才发出无限的感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认真过好分分秒秒,

时时刻刻带上微笑;

用我手写我心,

我们的童年如此美妙!

月阙拉长的回忆

月色朦胧,恍若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羞涩地躲在那层薄纱中,缭绕着几丝睡意。

忽而,一阵凉意袭来,桌上的纸发出簌簌声,床边的风铃余音不绝。在微风轻柔的抚摸下,这小生命柔媚地扭动着感性的身躯,演奏叮当的清脆乐章,叩击着我的心弦。

不觉笑了。

“丁零零……”

我放下手中正高速旋转的笔,随手拎起话筒,“喂!”

“小米,在干什么呢?”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疲惫地趴在桌子上。“呵呵,没干什么。你呢?”

“我也是,只是有点想你,想听听你的声音。

我扑哧笑出了声。

“陆风,你不知道我为了这句话打了多少寒战吗?”

他发出了一声尖叫,“小姐,请问是我的声音太有吸引力了吗?”

晕死!

许久,风打破寂静。“嘿,很就不见了,明天一起出去玩吧。”

无语。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仍无语。

“说句话啊……”

“嘟……嘟……”我哭了。泪水顺着我的脸颊不住地滑落,用唇抿了抿,是甜的。

时间若倒退,想看见谁,想找回什么感觉?听着南拳的歌,莫名的泪止住了。

看那水平的线

绿色的边 平静的水面

有好多事浮现

吹皱我的从前 吹皱好多脸

记忆

在播放留言

播放那年

你说的再见……

可能我太脆弱,经不起你任何的承诺;可能我太脆弱,经不起风铃的摆弄。谁能告诉我,是我改变了,还是时间在变?

重新拎起话筒。

pc蛋蛋“喂,明天一起回学校看看吧。”

他犹豫片刻,“你……好啊,那我骑车载你。”

我点点头,他似乎看到了。

pc蛋蛋月阙了。星星,你是在笑吗?还是,你看着傻傻的我们,不知所措?

拉长回忆。

晚餐风波

那年,我只有十岁。

而阿杰,也只有十一岁。

黄昏,酒店,饭桌。

我大意地把一杯红酒撒在阿杰身上。顿时,他雪白的衬衫上,像血一样的液体顺着他的手臂流下来。

我当时吓坏了,手忙脚乱地攥着小手帕给他擦;而阿杰只是微笑地看着我,

用接近完美的静音说着“不要紧”。现在想想,都会忍俊不禁。

后来他的衣服有怎样的命运,我是无从得知了,只记得爸妈拼命地向伯父和伯母道歉,而他们都并没有责怪我,反而这场晚餐风波,造就了我和阿杰这对“黄金搭档”。

第二天,是一个晴天。

阿杰正式成为我的同桌,这也意味着他将开始受到我的“蹂

pc蛋蛋伴随风铃的承诺成长(上)

时光的沙漏伴随着青春的脚步匆匆流逝……

我们这个年龄,属于无羁无绊的草原,属于自己的蓝色天空;因此,肆无忌惮的我们奔驰在年轻的战场,笑过,哭过,闹过……最后,拉起手,忘却所有的情绪和烦扰,高声放歌。

或许,在爸爸妈妈眼里,我们只是一群迷茫而叛逆的孩子,一群被宠坏的孩子。我不否认。但是,风铃下的秘密,四叶草的独白,夏日的冰点柠檬……难道不是我们挥霍的资本吗?渴望长大,渴望成熟,渴望被人尊重理解,更渴望舞动生命的彩绸在夏小米的蓝色天空下!

波西米亚的原味咖啡过于浪漫,劲歌热舞的冰爽可乐过于激情,只有棒棒糖酸涩的甜最受我们的青睐,因为它正如我们萌芽的心灵,蒲公英飞翔的羽翼尚未丰满般可爱,不是吗?

风铃的故事仿佛近在咫尺,如同刚落下帷幕的影片;却又遥远得望不到彼岸的你和我。抛下漂流瓶,许一个愿,告诉风铃:摇啊摇,摇醒那沉睡的灵魂,拯救它们空虚的躯壳吧!

昨日的欢声笑语都成为永恒的美丽。每一个日出,都是那么动人心弦,只是我们没有用心洞察而已。等到余晖落向指尖,才发出无限的感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认真过好分分秒秒,

时时刻刻带上微笑;

用我手写我心,

我们的童年如此美妙!

月阙拉长的回忆

月色朦胧,恍若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羞涩地躲在那层薄纱中,缭绕着几丝睡意。

忽而,一阵凉意袭来,桌上的纸发出簌簌声,床边的风铃余音不绝。在微风轻柔的抚摸下,这小生命柔媚地扭动着感性的身躯,演奏叮当的清脆乐章,叩击着我的心弦。

不觉笑了。

“丁零零……”

pc蛋蛋我放下手中正高速旋转的笔,随手拎起话筒,“喂!”

“小米,在干什么呢?”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pc蛋蛋我疲惫地趴在桌子上。“呵呵,没干什么。你呢?”

“我也是,只是有点想你,想听听你的声音。

我扑哧笑出了声。

“陆风,你不知道我为了这句话打了多少寒战吗?”

他发出了一声尖叫,“小姐,请问是我的声音太有吸引力了吗?”

晕死!

许久,风打破寂静。“嘿,很就不见了,明天一起出去玩吧。”

无语。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仍无语。

“说句话啊……”

“嘟……嘟……”我哭了。泪水顺着我的脸颊不住地滑落,用唇抿了抿,是甜的。

时间若倒退,想看见谁,想找回什么感觉?听着南拳的歌,莫名的泪止住了。

看那水平的线

绿色的边 平静的水面

有好多事浮现

吹皱我的从前 吹皱好多脸

记忆

在播放留言

播放那年

你说的再见……

可能我太脆弱,经不起你任何的承诺;可能我太脆弱,经不起风铃的摆弄。谁能告诉我,是我改变了,还是时间在变?

重新拎起话筒。

“喂,明天一起回学校看看吧。”

他犹豫片刻,“你……好啊,那我骑车载你。”

我点点头,他似乎看到了。

月阙了。星星,你是在笑吗?还是,你看着傻傻的我们,不知所措?

拉长回忆。

晚餐风波

那年,我只有十岁。

而阿杰,也只有十一岁。

黄昏,酒店,饭桌。

我大意地把一杯红酒撒在阿杰身上。顿时,他雪白的衬衫上,像血一样的液体顺着他的手臂流下来。

pc蛋蛋我当时吓坏了,手忙脚乱地攥着小手帕给他擦;而阿杰只是微笑地看着我,

用接近完美的静音说着“不要紧”。现在想想,都会忍俊不禁。

后来他的衣服有怎样的命运,我是无从得知了,只记得爸妈拼命地向伯父和伯母道歉,而他们都并没有责怪我,反而这场晚餐风波,造就了我和阿杰这对“黄金搭档”。

第二天,是一个晴天。

阿杰正式成为我的同桌,这也意味着他将开始受到我的“蹂

伴随风铃的承诺成长(上)

pc蛋蛋时光的沙漏伴随着青春的脚步匆匆流逝……

我们这个年龄,属于无羁无绊的草原,属于自己的蓝色天空;因此,肆无忌惮的我们奔驰在年轻的战场,笑过,哭过,闹过……最后,拉起手,忘却所有的情绪和烦扰,高声放歌。

或许,在爸爸妈妈眼里,我们只是一群迷茫而叛逆的孩子,一群被宠坏的孩子。我不否认。但是,风铃下的秘密,四叶草的独白,夏日的冰点柠檬……难道不是我们挥霍的资本吗?渴望长大,渴望成熟,渴望被人尊重理解,更渴望舞动生命的彩绸在夏小米的蓝色天空下!

波西米亚的原味咖啡过于浪漫,劲歌热舞的冰爽可乐过于激情,只有棒棒糖酸涩的甜最受我们的青睐,因为它正如我们萌芽的心灵,蒲公英飞翔的羽翼尚未丰满般可爱,不是吗?

风铃的故事仿佛近在咫尺,如同刚落下帷幕的影片;却又遥远得望不到彼岸的你和我。抛下漂流瓶,许一个愿,告诉风铃:摇啊摇,摇醒那沉睡的灵魂,拯救它们空虚的躯壳吧!

昨日的欢声笑语都成为永恒的美丽。每一个日出,都是那么动人心弦,只是我们没有用心洞察而已。等到余晖落向指尖,才发出无限的感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认真过好分分秒秒,

时时刻刻带上微笑;

用我手写我心,

我们的童年如此美妙!

月阙拉长的回忆

月色朦胧,恍若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羞涩地躲在那层薄纱中,缭绕着几丝睡意。

忽而,一阵凉意袭来,桌上的纸发出簌簌声,床边的风铃余音不绝。在微风轻柔的抚摸下,这小生命柔媚地扭动着感性的身躯,演奏叮当的清脆乐章,叩击着我的心弦。

不觉笑了。

“丁零零……”

我放下手中正高速旋转的笔,随手拎起话筒,“喂!”

“小米,在干什么呢?”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疲惫地趴在桌子上。“呵呵,没干什么。你呢?”

“我也是,只是有点想你,想听听你的声音。

我扑哧笑出了声。

“陆风,你不知道我为了这句话打了多少寒战吗?”

他发出了一声尖叫,“小姐,请问是我的声音太有吸引力了吗?”

晕死!

许久,风打破寂静。“嘿,很就不见了,明天一起出去玩吧。”

无语。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仍无语。

“说句话啊……”

pc蛋蛋“嘟……嘟……”我哭了。泪水顺着我的脸颊不住地滑落,用唇抿了抿,是甜的。

时间若倒退,想看见谁,想找回什么感觉?听着南拳的歌,莫名的泪止住了。

看那水平的线

绿色的边 平静的水面

有好多事浮现

吹皱我的从前 吹皱好多脸

记忆

在播放留言

播放那年

你说的再见……

可能我太脆弱,经不起你任何的承诺;可能我太脆弱,经不起风铃的摆弄。谁能告诉我,是我改变了,还是时间在变?

重新拎起话筒。

“喂,明天一起回学校看看吧。”

他犹豫片刻,“你……好啊,那我骑车载你。”

我点点头,他似乎看到了。

月阙了。星星,你是在笑吗?还是,你看着傻傻的我们,不知所措?

拉长回忆。

晚餐风波

那年,我只有十岁。

而阿杰,也只有十一岁。

黄昏,酒店,饭桌。

我大意地把一杯红酒撒在阿杰身上。顿时,他雪白的衬衫上,像血一样的液体顺着他的手臂流下来。

我当时吓坏了,手忙脚乱地攥着小手帕给他擦;而阿杰只是微笑地看着我,

用接近完美的静音说着“不要紧”。现在想想,都会忍俊不禁。

后来他的衣服有怎样的命运,我是无从得知了,只记得爸妈拼命地向伯父和伯母道歉,而他们都并没有责怪我,反而这场晚餐风波,造就了我和阿杰这对“黄金搭档”。

第二天,是一个晴天。

阿杰正式成为我的同桌,这也意味着他将开始受到我的“蹂

伴随风铃的承诺成长(上)

时光的沙漏伴随着青春的脚步匆匆流逝……

我们这个年龄,属于无羁无绊的草原,属于自己的蓝色天空;因此,肆无忌惮的我们奔驰在年轻的战场,笑过,哭过,闹过……最后,拉起手,忘却所有的情绪和烦扰,高声放歌。

或许,在爸爸妈妈眼里,我们只是一群迷茫而叛逆的孩子,一群被宠坏的孩子。我不否认。但是,风铃下的秘密,四叶草的独白,夏日的冰点柠檬……难道不是我们挥霍的资本吗?渴望长大,渴望成熟,渴望被人尊重理解,更渴望舞动生命的彩绸在夏小米的蓝色天空下!

波西米亚的原味咖啡过于浪漫,劲歌热舞的冰爽可乐过于激情,只有棒棒糖酸涩的甜最受我们的青睐,因为它正如我们萌芽的心灵,蒲公英飞翔的羽翼尚未丰满般可爱,不是吗?

风铃的故事仿佛近在咫尺,如同刚落下帷幕的影片;却又遥远得望不到彼岸的你和我。抛下漂流瓶,许一个愿,告诉风铃:摇啊摇,摇醒那沉睡的灵魂,拯救它们空虚的躯壳吧!

昨日的欢声笑语都成为永恒的美丽。每一个日出,都是那么动人心弦,只是我们没有用心洞察而已。等到余晖落向指尖,才发出无限的感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认真过好分分秒秒,

时时刻刻带上微笑;

用我手写我心,

我们的童年如此美妙!

月阙拉长的回忆

月色朦胧,恍若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羞涩地躲在那层薄纱中,缭绕着几丝睡意。

忽而,一阵凉意袭来,桌上的纸发出簌簌声,床边的风铃余音不绝。在微风轻柔的抚摸下,这小生命柔媚地扭动着感性的身躯,演奏叮当的清脆乐章,叩击着我的心弦。

不觉笑了。

“丁零零……”

我放下手中正高速旋转的笔,随手拎起话筒,“喂!”

“小米,在干什么呢?”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疲惫地趴在桌子上。“呵呵,没干什么。你呢?”

“我也是,只是有点想你,想听听你的声音。

我扑哧笑出了声。

“陆风,你不知道我为了这句话打了多少寒战吗?”

他发出了一声尖叫,“小姐,请问是我的声音太有吸引力了吗?”

晕死!

许久,风打破寂静。“嘿,很就不见了,明天一起出去玩吧。”

无语。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仍无语。

“说句话啊……”

“嘟……嘟……”我哭了。泪水顺着我的脸颊不住地滑落,用唇抿了抿,是甜的。

时间若倒退,想看见谁,想找回什么感觉?听着南拳的歌,莫名的泪止住了。

看那水平的线

绿色的边 平静的水面

有好多事浮现

吹皱我的从前 吹皱好多脸

记忆

在播放留言

播放那年

你说的再见……

可能我太脆弱,经不起你任何的承诺;可能我太脆弱,经不起风铃的摆弄。谁能告诉我,是我改变了,还是时间在变?

重新拎起话筒。

“喂,明天一起回学校看看吧。”

他犹豫片刻,“你……好啊,那我骑车载你。”

我点点头,他似乎看到了。

月阙了。星星,你是在笑吗?还是,你看着傻傻的我们,不知所措?

拉长回忆。

晚餐风波

那年,我只有十岁。

而阿杰,也只有十一岁。

黄昏,酒店,饭桌。

pc蛋蛋我大意地把一杯红酒撒在阿杰身上。顿时,他雪白的衬衫上,像血一样的液体顺着他的手臂流下来。

pc蛋蛋我当时吓坏了,手忙脚乱地攥着小手帕给他擦;而阿杰只是微笑地看着我,

用接近完美的静音说着“不要紧”。现在想想,都会忍俊不禁。

pc蛋蛋后来他的衣服有怎样的命运,我是无从得知了,只记得爸妈拼命地向伯父和伯母道歉,而他们都并没有责怪我,反而这场晚餐风波,造就了我和阿杰这对“黄金搭档”。

第二天,是一个晴天。

阿杰正式成为我的同桌,这也意味着他将开始受到我的“蹂

伴随风铃的承诺成长(上)

时光的沙漏伴随着青春的脚步匆匆流逝……

我们这个年龄,属于无羁无绊的草原,属于自己的蓝色天空;因此,肆无忌惮的我们奔驰在年轻的战场,笑过,哭过,闹过……最后,拉起手,忘却所有的情绪和烦扰,高声放歌。

或许,在爸爸妈妈眼里,我们只是一群迷茫而叛逆的孩子,一群被宠坏的孩子。我不否认。但是,风铃下的秘密,四叶草的独白,夏日的冰点柠檬……难道不是我们挥霍的资本吗?渴望长大,渴望成熟,渴望被人尊重理解,更渴望舞动生命的彩绸在夏小米的蓝色天空下!

波西米亚的原味咖啡过于浪漫,劲歌热舞的冰爽可乐过于激情,只有棒棒糖酸涩的甜最受我们的青睐,因为它正如我们萌芽的心灵,蒲公英飞翔的羽翼尚未丰满般可爱,不是吗?

风铃的故事仿佛近在咫尺,如同刚落下帷幕的影片;却又遥远得望不到彼岸的你和我。抛下漂流瓶,许一个愿,告诉风铃:摇啊摇,摇醒那沉睡的灵魂,拯救它们空虚的躯壳吧!

昨日的欢声笑语都成为永恒的美丽。每一个日出,都是那么动人心弦,只是我们没有用心洞察而已。等到余晖落向指尖,才发出无限的感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认真过好分分秒秒,

时时刻刻带上微笑;

用我手写我心,

我们的童年如此美妙!

月阙拉长的回忆

月色朦胧,恍若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羞涩地躲在那层薄纱中,缭绕着几丝睡意。

忽而,一阵凉意袭来,桌上的纸发出簌簌声,床边的风铃余音不绝。在微风轻柔的抚摸下,这小生命柔媚地扭动着感性的身躯,演奏叮当的清脆乐章,叩击着我的心弦。

不觉笑了。

“丁零零……”

我放下手中正高速旋转的笔,随手拎起话筒,“喂!”

“小米,在干什么呢?”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疲惫地趴在桌子上。“呵呵,没干什么。你呢?”

“我也是,只是有点想你,想听听你的声音。

我扑哧笑出了声。

“陆风,你不知道我为了这句话打了多少寒战吗?”

他发出了一声尖叫,“小姐,请问是我的声音太有吸引力了吗?”

晕死!

许久,风打破寂静。“嘿,很就不见了,明天一起出去玩吧。”

无语。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仍无语。

“说句话啊……”

“嘟……嘟……”我哭了。泪水顺着我的脸颊不住地滑落,用唇抿了抿,是甜的。

时间若倒退,想看见谁,想找回什么感觉?听着南拳的歌,莫名的泪止住了。

看那水平的线

绿色的边 平静的水面

有好多事浮现

吹皱我的从前 吹皱好多脸

记忆

在播放留言

播放那年

你说的再见……

可能我太脆弱,经不起你任何的承诺;可能我太脆弱,经不起风铃的摆弄。谁能告诉我,是我改变了,还是时间在变?

重新拎起话筒。

“喂,明天一起回学校看看吧。”

他犹豫片刻,“你……好啊,那我骑车载你。”

我点点头,他似乎看到了。

月阙了。星星,你是在笑吗?还是,你看着傻傻的我们,不知所措?

拉长回忆。

晚餐风波

那年,我只有十岁。

而阿杰,也只有十一岁。

黄昏,酒店,饭桌。

我大意地把一杯红酒撒在阿杰身上。顿时,他雪白的衬衫上,像血一样的液体顺着他的手臂流下来。

我当时吓坏了,手忙脚乱地攥着小手帕给他擦;而阿杰只是微笑地看着我,

用接近完美的静音说着“不要紧”。现在想想,都会忍俊不禁。

后来他的衣服有怎样的命运,我是无从得知了,只记得爸妈拼命地向伯父和伯母道歉,而他们都并没有责怪我,反而这场晚餐风波,造就了我和阿杰这对“黄金搭档”。

第二天,是一个晴天。

阿杰正式成为我的同桌,这也意味着他将开始受到我的“蹂


月亮的承诺

让我带你到月亮上去

题记

我和父亲坐在高高的岩石上,凝视着那满天星斗的夜空,其中最大最亮的是一个黄色的牙牙(这是我的叫法)。我转过头来,充满天真地对父亲说:“爸爸,月亮上面有人吗?”

父亲笑了笑,说:“当然有了,孩子。不仅有人,还有山,有水,有树,还有那美丽的广寒宫……”我听得入了迷,便问道:“那我可以上去吗?”父亲又笑了笑,说:“我可以带你上去呀。”“真的?”“真的。”看着我满脸的不相信,父亲说:“要不咱们拉勾勾吧。”“好。拉勾勾……”

银色的月光下,一只大手拉住了一只小手,紧紧地。

5岁那年,母亲忽然卧床不起,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是呆呆地看着大人们满脸忧色地摇着头。不久,一张雪白的床单从我家抬了出去……从此,我再也没有见到母亲,我多次问过父亲,他只是摇头不答,过去的笑容完全没有了踪迹。终于有一天,他对我说:“你妈,她去了月亮上……”我认为这是好事啊,可是看到他那抹不掉的忧伤,我越来越感觉到不是这样。但是我不懂。死亡仿佛离我很遥远,只是,当时年少……

7岁,懵懂的年龄。我坐在一年级的教室里,跟着老师后面读“a、o、e”当老师拼出“yueliang”的时候,我第一次没有跟着读,我停下了,我想起了母亲,想起了那个关于月亮的传说,想起了,那个承诺……

pc蛋蛋初一,我的成绩一直很优秀,父亲日夜奔波,每天晚上回家,我都会发现他头上的皱纹多了好几条。我已经知道了真相,我也不再相信那个月亮的承诺,这一切,都只是假的,根本不可能实现。我思念母亲,思念从前那个完整的家,我只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母亲

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期末考试,作文题目真的很老套:《我的妈妈》,我碰都没有碰,即使当时感觉卷子上湿漉漉的。

成绩下来后,我理所当然地被老师叫去训话,原因是成绩退步……

pc蛋蛋“你以前成绩很好的啊,现在怎么这样?”

“你这次怎么那么失败?这可不是开玩笑啊。”

“作文为什么不写,不想写?不想写也得写啊。”

“写妈妈都写不出来?我看你是出了大问题了。”

我一直盯着天花板,好像无视老师的训话。

第二天,父亲就被叫来了学校。

晚上,他回来后,异常地安静,似乎没什么事发生

他说:“时候不早了,睡觉去吧,明天还要上学哪。”

我缓缓地走向卧室,他再一次叫住了我。

“孩子,我知道母亲的去世对你来说是一次沉重的打击,可你得生活下去啊,人生不会永远一帆风顺的。”

我默默地走进卧室,眼泪再一次涌了出来。

他越来越操劳了,他为了这个家,为了这个支离破碎的家,整天在外忙碌着,我发觉他的健康状态越来越差了,常常坐在椅子上晕过去。母亲已经离去,我不希望失去一个我最亲的人,我害怕他会像风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但……

救护车飞驰而过……

医院。白色病床。

我真的希望这只是愚人节的一个玩笑。

那天晚上,他突然对我说:“今天的月亮真好。”

“嗯。”

“你还记得那个承诺吗?”

“记得。”

“我会带你到月亮上去的,一定会的……”

pc蛋蛋他微笑着说完这句话,闭上了眼睛。

手术室的灯,亮了,又灭了……

我不会想到,他会那么快离我而去。

然而,这就是事实。

他离开以后,我独自在寂寞的边缘徘徊,想起关于月亮的传说,关于月亮的承诺……

此刻的我坐在那块我们

------分隔线----------------------------
的承诺作文